【今日爆料】竹内亮我们准备了白色,因为日本人只看到黑色的中国。

 admin   2024-07-07 03:11   6 人阅读  0 条评论

“你为什么住在上海?”第一次见到主编的竹内亮,寒暄了几句,然后率先询。


你为什么住在这里?竹内亮在过去10年里多次向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和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提出这个题。《为什么我住在这里》是竹内亮团队每周播出的纪录片节目,已连续更新5年。


竹内亮(RyoTakeuchi)于2013年从日本移居中国。他的妻子赵萍是南京人。这就是竹内亮居住在中国南京的原因。日本导演竹内亮移居中国后,能够更深入地观察和记录中国。2020年在中国拍摄的三部检疫纪录片让他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除了《我为何住在这里》之外,竹内亮更让人们感兴趣的是他为何录制中国。


竹内亮在武汉拍摄。


一半一半


竹内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旅行者,戴着一条鲜艳的围巾,一件黑色夹克,外面套着灰色拉链帽衫,下身是海军蓝色的裤子,背着一个背包。在上海城市中心商场四楼,他和同事正在拍摄广告宣传片。


一位中年女顾客走进店里,看了一眼拍摄现场,不经意间说道“喂,这不是竹内亮吗?”


店员微笑着回。“你知道吗?”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


2020年,竹内亮拍摄的《为何住在这里》第二季特辑——《南京隔离现场》播出。海外网友伴随着他的远见,竹内亮和他的作品纷纷登上中国社交媒体、日本朝日新闻、雅虎主页,甚至时尚杂志的热搜。竹内亮的粉丝越来越多。


竹内亮在片场。图片来源李楚月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衬衫?”店员道。


“如果可能的话,我喜欢更引人注目的东西。”竹内开玩笑地说。


拍摄地点是一家主打高端市场私人定制的日本老牌男装店。竹内看到衣服上的标价,有点惊讶,“6000块!”笑道“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衣服。”


店内电视上不断播放着日文版的品牌宣传片。竹内亮站在屏幕前看了一会儿,然后对店员说道“有中文版吗?”我可以。店员找到了遥控器,切换成了中文版。竹内亮看了一会,继续争取拍摄宣传片的机会。如果这不起作用,您就必须要求我们拍照。


广告视频占了他工作的一半。竹内说“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太自私了。”男装店写真拍摄的主要内容是竹内亮的几套穿搭变化。除了中学制服外,他很少穿西装、领带等正式服装。第三套衣服是最正式的深色西装。导演兼摄影师当场建议竹内亮模仿日剧《半泽直树》中酒井雅人的名场面。该剧一共拍摄了3次。竹内亮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是导演,不是演员”,但他还是配合完成了。


“你现在只是一个工具人。”他开玩笑说。如果70-80%的工作是用工具完成的,竹内亮无法接受这一点。如果一家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只包含该公司感兴趣的内容,那么该公司就无法生存。他和妻子赵萍的和之梦公司目前共有员工约30人,其中包括实习生。商业项目至关重要,因为公司必须生存。竹内亮试图找到平衡。“半”是他最舒服的地方。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从没赚到的那一半中赚到了更多。


《南京消灭疫情现场》在日本播出后引起广泛关注。几乎所有日本电视台


中国国内疫情好转后,竹内亮来到封城76天的武汉进行拍摄。2020年6月26日,上映《好久不见,武汉》。不到24小时,浏览量就超过2500万次。上线10天,该话题阅读量破亿,登上微博日榜榜首。在7月3日外交部主持的例行编辑会上,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影片从普通民众的角度展现了武汉经历疫情创伤后的真实情况。武汉人的坚持和开放精神也是如此。


2021年1月6日,竹内亮第三部疫情题材纪录片《后疫情时代》上映,聚焦中国社会在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复工复产的情况。纪录片在网上发布后不久,华春莹在外交部记者会上表示,“感谢竹内亮导演公正、真实地记录了中国走过的这段特殊历程。”


竹内一开始想把中国的高效检疫经验介绍给日本,希望对同胞有所启发。他在中国学到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先说话再说话,并在这个过程中调整不好的部分。日本社会最大的题是虽然讨论了,但没有采取行动。对抗传染病时,速度至关重要。日本政府的检疫政策过于保守。总是要等待事情发生,然后找到处理方法。


近日,竹内亮与阿里影业洽谈电影制作事宜,对方当场决定投资他。竹内亮很惊讶,他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聊了大约一个小时。在日本,好像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我想了很多,要不要做六个月。”不。这是浪费时间。”


竹内亮在片场。图片来源李楚月


了不起的中国


2002年,竹内亮首次来华拍摄节目。当时,竹内亮正在NHK担任纪录片导演。他走访了江、浙、沪等多个城市,最大的感受就是“乱”。城市的街道又脏又脏,人们随意过马路,随地吐痰。竹内亮惊讶地发现,这里的街道比日本干净有序的街道显得生动得多。日本正在经历长期稳定的时期,而中国却日新月异,这确实很有趣。


当你在中餐馆买东西时,售货员会把零扔到柜台上。年轻的竹内亮对他在日本从未有过的经历感到惊讶。当营业员意识到他是外国人后,就愿意和他轻松、认真地交谈。


在日本,道路没有垃圾,非常干净,所有服务员看起来都一样,“就像机器人一样,”竹内说。无论是一座城市还是一个人,过于完美的相似很容易导致压抑和冷漠。日本店员总是彬彬有礼,彬彬有礼,但不与顾客交谈。“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不自然,人本来就不应该那么完美。”


1998年,竹内亮20岁了,因为喜欢中餐,决定在东京的一家中餐馆工作。当时,在日本工作的中国人很少会说日语,而且大多数人受教育程度较低,从事洗碗工、清洁工、流水线工人等低级工作。他当时对中国的印象是混乱、贫穷、简单。正如他刚到中国时看到的那样,这也是当时很多人对中国的印象。经济优势带来的优越心态让很多人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狭水道邻国中国正在创造堪称奇迹的发展。


大多数时候,混乱的原因是变化。本世纪初,中国正处于快速发展和变革的阶段,规则和秩序尚在建立过程中,城市日益壮大,空气清新诱人。空气中充满了生机。日本也曾有过这样的时期。竹内亮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日本经济迅速发展。小时候,他总是羡慕大人,盼着快点长大。这是因为,成年人一直都是快乐的人,挣容易,花快乐。


竹内亮出生时,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时代,但当他成年后,泡沫破裂了。竹内记得,大学毕业后,日本很多公司倒闭,找工作非常困难。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期,不少日本企业增速放缓甚至停滞,选择进入中国市场寻求增长。


竹内亮对中国的混乱和随意性着迷。大约在同一时间,中国人开始对日本这个具有很强自制力和秩序的国家产生兴趣。去日本留学或工作的中国人常常对邻国干净的街道和彬彬有礼的职员感到惊讶。去日本的中国人不再只是低层工人。拥有良好条件、能流利日语的留学生、上班族、商务人士不断增加。竹内亮和妻子赵萍是在赵萍在日本学习和工作期间相识的。


复杂的中国


2013年,竹内亮与妻子赵萍结婚并定居南京。这并不是一次冲动的迁移。起初,竹内的父母不理解,但经过他的争辩后,他们不再反对。竹内亮第三次向赵萍求婚,终于得到了姻亲的许可。“我去过那间茅草屋三次,”他开玩笑说。


对于日本人来说,在决定定居南京时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他担心孩子在学校会被同学欺负,但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在南京生活了八年,从来没有被排斥或排挤过,”竹内亮说。


竹内亮和妻子赵萍。


2013年之前,竹内每次访华仍是从相对外部的角度观察中国。移居南京后,他有机会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看法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非常复杂,因为它太大了,人和地方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他意识到,只有真正生活在这里,才能真正了解中国。许多人对这个复杂而迷人的国家存在误解,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竹内亮在日本工作时拍摄了纪录片《长江天地行》。拍摄时,有人向他询失踪的日本明星山口百惠和高仓健的状况,有人向他展示了他们的日语能力仅限于“MishiMishi”和“Yoshiyoshi”。“他们根本不了解日本,”竹内哀叹道,将日本介绍给中国的想法开始出现。


日本对中国的认识也存在很大题。在他看来,移居中国仅仅两年,中日关系就因钓鱼岛争端进入紧张状态。与此同时,2010年至2020年的十年间,中日两国的发展形势发生了彻底逆转。日本经济进入衰退,中国经济开始赶超。


2010年,日本GDP为547.42万亿美元,中国GDP为587.86万亿美元。这是中国经济规模首次超越日本,也是日本自1968年以来首次放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此后,中日之间的经济差距越来越大。然而,当时中国国内的舆论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不少冷静的声音提醒我们。中国的人均GDP仅为日本的十分之一,按照标准仍属于发展中国家。


经济优势带来的优越感逐渐消失。许多中国人前往日本旅游、购物、投资房地产。有着“亚洲老大”心态的日本民众不知所措,自尊心崩溃,对中国充满偏见。


日本民众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竹内记得,2011年他来中国拍摄一部有关长江的纪录片时,情况并非如此。随着日本媒体对华“黑”报道和对华负面舆论增多,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对中国持负面态度。据“京东京论坛”去年11月的民意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日本的好感度持续上升,最高达到45点,而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则跌至10点的低点。不管这项调查的准确性如何,两国民众的情绪确实存在差异。


“60多岁的日本人对中国不太了解,不确定他们是否喜欢它。如果我必须回的话,我唯一能给出的案就是我不喜欢它。媒体上关于中国的负面信息太多了。”竹内亮表示,在他看来,主要观众是不了解、对这部纪录片不感兴趣的人。让我们一起去发现中国有趣的地方,看看真实的中国。


如果客观了解之后仍然不喜欢中国,竹内没有意去说服别人,他的目的是消除偏见,呈现真实的中国。“我只是想取得平衡。”他拿起手中的黑咖啡杯和白色纸巾盒,说道“现在日本人只看到黑色,不看到白色,所以我给他们准备了白色。呃。”“最终,喜欢或不喜欢中国是他们的决定。”


真实的中国


面试时,徐亮告诉竹内,他打算去大凉山拍摄一部纪录片。徐亮是竹内亮团队的摄影师,曾在大凉山担任志愿者老师。2020年,竹内亮和徐亮在襄阳山完成了一部纪录片的拍摄。


竹内亮10年前去过阳阳山,当时的交通工具是驴。这次回来,扬州的物质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但教育资源仍然匮乏。过去20年来,竹内亮一直在记录中国。2010年,我沿着长江录制,从长江上游出发,经过青海、云南、四川、湖北……一直到长江下游。

一、中国村落纪录片内容详解?

《中国村》是夏彦平执导、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与中国美术学院联合制作的大型人文纪录片。


该片于2019年4月22日在浙江卫视22:00首播,计划每周播出1-2集。


创意背景


中国各地散布着数千个传统村落,是农业文明的遗产。然而,社会经济发展和城市化的影响,加上村庄的老龄化,使许多传统村庄面临风险。


2000年,中国有360万个自然村,2010年,这个数字增加到270万个,10年间有90万个自然村消失。


现在又过去了6年。“我们不能只是对消失的村庄感叹。这部纪录片的目的是让观众真正感受到我们失去东西是多么悲伤,并思考如何保护文明。“纪录片《中国村》”导演夏彦平说。


《中国村》是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东西南北”纪录片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前,浙江卫视纪录片制作团队先后制作了《南宋》、《南宋》等纪录片。作品《北纬30度》、《西泠印社》。


简单的介绍


这部纪录片聚焦中国传统乡村,用纪录片的手法描述发生在乡村的“小人物”和“小故事”,传递出深埋在乡村的温情和柔情,编织成“文化记忆”。它属于全体中国人民。


《中国乡村路》共7集,包括《如画》、《建筑》、《家展》、《寻找家园》、《商业》、《田园》、《重建》。


作为第一章,《如画》宏观地展示了中国20至30个最美丽、最独特的村庄。


对于乌镇、宏村、洱海、香格里拉等著名村庄,主创团队采取点对点的方式,重点探索内蒙古莫尔道嘎太平川、丹巴藏寨等鲜为人知但极具特色的村庄。


二、为什么说纪录片相对现实?

观众在观看电影、电视和其他视频内容时经常谈论“真相”。“真实”已经成为评价影视作品的标准之一,尤其是纪录片最重要的特质。在纪录片中,真实是魅力和基石,也是纪实影像的本质属性。但事实与纪录片不一样,而是它与现实的关系。纪录片所反映的现实并非绝对现实,而是一种“相对现实”,是一种“中介化”的现实,需要作家基于现实生活探索素材,通过非虚构进行创作。


纪录片的真实不是现实本身,而是一种“相对真实”。在很多人的独特思维中,真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真理本身并不是绝对的,具有一定的相对性,现实随着“变化”和“运动”而变化。因此,纪录片中的现实也是一个相对的现实。它不是一个固定的现实,而是根据观众的理解而移动和变化。观众在追求纪录片时更看重的是对真实的追求和个人感受。例如,《舌尖上的中国》就是一部记录人们对美食和生活体验的真实追求,呈现出强烈的真实感的纪录片。


纪录片的现实是一种“中介”的现实。这是现实转化为照片。事实上,纪录片很难再现现实。摄影师有选择地记录现实,所呈现的图像不是现实本身,而是经过中介的现实。现实世界中的时间和空间是无限的,而纪录片中的时间和空间却相对有限。它不是现实生活的精确复制品。


本文地址:http://hbshuangniu.com/post/8455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